继攻克围棋后,Deepmind想“看透”人类的眼睛 | 雷锋网

首页 > 健康养生 > 正文 2021-08-29

发表自话题:deepmind公司股票

年3月份举世瞩目的人机大战中,Google DeepMind以 AlphaGo 战胜了李世石,向全世界展示了人工智能在深度学习上的非凡潜力。

然而你以为这就是DeepMind所能做的一切?太天真了!

据卫报消息称,DeepMind与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(NHS)进行了二度合作,将和Moorfields眼科医院一同开发识别视觉疾病的机器学习系统。

“这是我们经NHS获批的第一个纯医学研究项目。”

通过眼部的扫描图,系统能够发现视觉疾病的早期症状,并提前做好预防。

NHS和DeepMind的合作,主要是因为Pearse Keane这个人。他是何方神圣?

Pearse Keane是Moorfields的一名眼科顾问,在DeepMind的官网上,他针对糖尿病视网膜病变和因衰老导致的黄斑病变(AMD)的眼部扫描图分析发表了一番见解。

根据统计,糖尿病患者的失明风险是普通人的25倍,而糖尿病作为一种越来越高发的慢性病,每11个人就有一人是糖友。但!如果早期发现,并进行有效干预,是能够避免因糖尿病继发的视网膜病变问题的。这影响到62.5万英国人、甚至是全球1亿人的生活。

而AMD已经成为英国最常见的失明原因。根据统计,仅仅在英国,每天就有接近200人无法看到明天的英国雨景(顺手一黑)。而如果让这种状况持续下去,到2020年,全球因AMD而失明的人将达到2亿人。而同样地,这种状况可以通过早期预防和治疗而避免。

而与之合作的Moorfields同样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,作为一家有着200年历史的医院,它在临床医学、研究及教育上,享有执牛耳的地位。

目前,眼部检查主要还是做CT并通过扫描结果来判断。但是,扫描的复杂性及分析的耗时太长,导致病人无法及时得到治疗诊断,而传统的电脑分析工具也无法满足大范围的分析。

这个难题成功吸引了DeepMind的注意。

DeepMind和Moorfields的合作旨在以机器学习高效地分析眼部扫描图像,并给予病人及时的反馈。

而DeepMind的训练样本,源于Moorfields提供的100多万张病人的匿名扫描图。

Moorfields研究中心主管Peng Tee Khaw认为, 本次合作能够顺利达成的关键在于,眼部扫描图的精度和数量都在不断提升。“这些扫描图的精细程度令人叹为观止,我们能看到非常微观的层面,但问题在于,我们如何处理大量的数据。”

而这就需要交给DeepMind来处理了。在未来,患者接受CT扫描后,DeepMind的算法会告诉医生是否出现非常严重的病变——而这就需要机器学习的不断积累。

这里有一个关于合作项目的介绍,欢迎点击观看。

低调进军健康行业,深藏功与名

然而,这并不是DeepMind和NHS的“第一次触电”。

早在今年2月24日,也就是人机大战之前,DeepMind就宣布要进军健康行业了。至于原因嘛,他们是这样说的:

“我们相信,健康才是能真正对全人类的生命产生影响的领域。”

DeepMind向大家展露了未来他们会坚守的三个原则:

重视临床医生和专家:也就是说,一切技术将以医生的需求出发,而专业医生的合作和经验,将伴随DeepMind的研究,共同设计方案,解决问题。


服务于国家卫生服务:DeepMind的工作都是基于NHS的服务之上,相当于“服务着服务者的服务者”,(DeepMind开始表忠心了!)这也不奇怪,毕竟国家强大的医学资源和资金支持,将是前进的源源动力啊。


开创协同工作的技术:再好的医疗技术,如果无法真正为患者所用,并为临床医生开放创新通道,那就会成为一潭死水。DeepMind将在保护病人数据和隐私的前提下,进行技术开源。

用DeepMind联合创始人Mustafa Suleyman的话来说,那就是:

 “DeepMind Health的长期目标在于向临床医生提供工具,帮助他们处理庞大的输入信息。”

而当时,就在DeepMind宣布向健康行业迈出第一步之时,DeepMind Health已经开发出一款名为Streams的软件,让临床医生能够更快的观察到医疗结果。Streams在几秒钟之内,便能查看存在急性肾脏损伤风险的病人的验血结果,并优化对病人的治疗方案。

而DeepMind在健康领域的试水,实际上同样也是Alphabet向保健技术布局的一部分。除了DeepMind外,Alphabet还有一家名为Verily的生命科学子公司,以及一家名为Calico的抗衰老公司。

Verily旨在用生命科学的方式,全面描绘健康人的身体状况。此研究并不局限于具体疾病,而会使用诊断工具搜集目前存在的海量样本。而借助Alphabet的强大算法,就可以帮助医生提前发现疾病。

而和Verily的泛泛研究不同,Calico则是一家致力于以医疗手段和老化做斗争的公司(这难道不是所有女性的梦想吗?),目标可谓非常明确。

而Alphabet还为英国医疗机构搭建了专门的云计算系统,这与谷歌的基础设施是两码事。

如此草蛇灰线的布局,Alphabet果然是要上天呐!

期待与忧虑

好了,表扬完Alphabet,我们再回头来说说DeepMind。

不少专家表示了对DeepMind和NHS的这个眼部合作项目的期待和信心:

“我们和DeepMind的合作具有颠覆就诊流程的潜力,这一系统在未来可以对眼部早期疾病做出预设和判断。到2050年,出现视觉障碍的患者将多出一倍,因此我们希望能以人工智能这样的尖端技术更好地预防眼部疾病。”

——Moorfields研究中心主管Peng Tee Khaw

“从长期看来,这项技术能为AMD及糖尿病视网膜病变提供重要的疾病诊断机制。”

——英国“Fight for Sight”项目研究主管Dolores Conroy博士

“如果这项技术能在短时间内准确地诊断出AMD,无疑可以拯救很多本不会因此失明的人,对于医生而言,压力也会减轻。”

——Macular Society的首席执行官Cathy Yelf

“在大多数情况下,一旦视力受损,它几乎是不可逆的,因此早发现、早治疗的确颇有意义。我们期待能看到未来出现检查视网膜扫描及检测眼疾的AI技术。”

——皇家盲人协会经理Clara Eaglen

虽然这听上去无疑是一个百利而无一害的好消息,但实际上大家更为关心的,是数据的隐私性。

在此前Streams出台的时候,根据DeepMind与NHS之间的数据共享协议,DeepMind将获得伦敦三家医院的病人信息,包括Barnet、Chase Farm和Royal Free等。

而这些病患数据有多少呢?

每年160万。

而更重要的是,这些数据不仅仅是Streams所关注的肾脏信息,还包括感染 HIV 病毒(阳性)、过量吸毒和堕胎的数据信息。

而且,如果你在五年内曾经到上述几家医院就诊,那sorry了,你的数据都会无条件被“使用”。姓名、地址、NHS证号、生日、邮箱等资料,无一幸免。

有人对这些数据的用途表示充分的乐观,认为DeepMind不会用它们来做坏事。

(毕竟Alphabet的原则是……不作恶嘛)

而这份2015年9月份签署的文档显示,谷歌不可以在其它业务组中使用其它的数据。而至2017年9月底,也就是明年,数据都会由第三方保存在英国境内。

而时辰一到,DeepMind将需要删除这些数据的拷贝。

卫报也曾发表评论,对DeepMind获取NHS数据的来源及用途表示担忧。

根据此前的介绍,如果有用户不希望这些数据被获取,目前NHS尚未给出明确答复将会如何处理,而病人入院、出院及转院的实时数据也无法从数据库中抹去。

也就是说,患者们是“被”参与研究了。

医疗健康的数据因其私人性及敏感性,一直受到关注。虽然谷歌在数据的安全性及隐私上尚未发现问题,但更令人值得担忧的是,谷歌对健康数据知道得太多了。

在2017年9月之前,DeepMind实际上有足够的时间对它目前拥有的数据进行挖掘和分析了。这对于DeepMind而言是幸事,但在道德问题上,DeepMind的确需要更多的时间证明它的“清白”。毕竟能获取如此多的医学数据进行研究为人类造福,需要的不只是技术,还得有情怀啊。

雷穿戴是雷锋网(公众号:雷锋网)旗下公众号,关注运动健康方面的产品和技术。如果你想聊聊自己的创业故事,可加小编,或发邮件至 。

雷锋网原创文章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。详情见转载须知。

标签组:[雷锋] [围棋] [deepmind] [nhs

上一篇10亿美元赌注:OpenAI称5年后AI有望达到人脑水平_智能

下一篇特斯拉将裁员3000多人降成本 英特尔收购HERE15%股份_人工智能

相关阅读

相同话题文章

推荐内容

热门阅读